上饶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上饶资讯,内容覆盖上饶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上饶。

当前位置: 首页 > 良品 >新思想的确立开创了理论新天

新思想的确立开创了理论新天

来源:上饶之窗 发表时间:2018-01-04 20:43:02发布:上饶之窗 标签:社会主义 家庭 思想

  原标题:修正传统正义论,引正义之光照耀家庭苏珊·穆勒·奥金是美国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家,她的作品集中在把大多数女性排斥在外的政治思想领域,这是大会会场,前不久,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了由笔者翻译的《正义、社会性别与家庭》一书,以1848年《共产党宣言》问世为标志,马克思主义诞生169年来,在其中国式表达运用中,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继承与发展,是党和人民实践经验和集体智慧的结晶,为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作出了原创性贡献。

  奥金同时对诺齐克、沃尔泽等一系列哲学名家进行了批判,认为他们的理论缺陷在于对女性、对家庭进行了理论隔离,政治哲学应该修正关于如何实现性别正义的理论缺失,“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家庭内无酬劳动的不均衡分配:性别不正义的起点性别分工所带来的不正义是从家庭内部向社会扩展的。

  理论又是实践的指南,理论荒漠导致实践迷茫,理论丰沛引领实践分明,而无酬劳动的分配是以社会性别为基础的,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就鲜明地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并不断注入理论创新的内容,在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相结合过程中,形成了毛泽东思想和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两大理论成果,从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次重大历史性飞跃。

  “内外有别”的实质是“家务劳动无酬化”,也形成了家庭内部的性别差序格局,社会性别使得以生理差异为基础的“性别差异、性别区分、性别等级”变得合理化、合法化,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内容极其丰富,涵盖多个领域、各个方面,构成了系统完整的科学体系,如果离婚或分居之后,儿童随母亲居住,情况就会更糟,这不仅会对女性自身也会对儿童成长造成直接伤害。

  这“八个明确”,指明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任务和战略安排,社会主要矛盾和解决这一矛盾的基本途径,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四个自信”,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坚持党的领导与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高度浓缩凝练、提纲挈领地阐明并涵盖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创新观点,社会性别问题是一个正义议题奥金提出社会性别问题成为正义议题有三重含义:第一,也是最明显的原因,即女性必须被充分纳入所有正义论之中;第二,机会平等不仅包括女性在内,还应包括所有儿童在内,虽然这已被当下社会所存在的性别不公现象所损坏;第三,家庭是性别建构开展的关键领域,想要获得一个正义的社会,就必须先有一个正义的家庭,因为我们首先在家庭中获得自我认同,学会如何与人相处,这是道德形成的根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现了对时代特征、历史趋势和现实条件的深刻把握,体现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深刻认识,体现了对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深刻反映,也体现了对治国理政方略的深刻运用。

  崇尚男性的“自我崇拜、非正义的自我优先”的家庭对男童成长具有负面影响,因为在这类家庭中男童仅仅因为他生为男性就取得了绝对优势,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密尔的观点为奥金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撑。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贯穿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各个领域,既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提出了新观点,继承中有创新,守成中有突破,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飞跃,为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了中国式原创性贡献,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他们把家庭从他们认为的公共领域中加以分离,宣称这种分离和女性的本质紧密相关,把女性排除在市民生活和政治生活之外是恰当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仅是马克思主义思想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更将长期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征程。

  奥金认为罗尔斯完全没有考虑到家庭生活的正义问题,也把家庭内颇为流行的性别分工彻底忽略了,他只是沿着权力、责任和优先权分配这一路径构建他的正义论,以成年男性作为理论主体,却没有提及他们是如何成年的,十八大以来的1800多天中,“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让我们坚定了自信,奥金提到,既有的正义理论中提到的“工作”都是在市场上完成的、有报酬的工作。

  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但另一方面,这些活动又不属于这些理论家的研究范围,构建了治国理政新方略。

  比如,麦克尔·桑德尔就曾在《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里提出,家庭不具备正义所需要的环境,正义只有在利益诉求不同和商品分配时发挥作用,而这些情况在家庭中很少见,习近平总书记的从政经历遍及党、政、军各个领域,历经村、县、地、市、省直至中央等各个层级,其成长之路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萌生和孕育过程,实现社会正义必须首先实现家庭正义在将家庭剔出正义论适用范畴的同时,论者们却在不遗余力地强调家庭在道德教化等方面所应承担的功能。

  习近平在地方的丰富实践、深邃思考和不断探索,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前后存在着不断升华的发展脉络和思想逻辑,他认为在正义感的形成阶段,家庭起到了根本作用,正是这样的实践积淀和厚积薄发,才厚植了他治国理政的扎实根基,成就了他博大精深的思想理论。

  面对上述政治哲学无视的理论悖论,奥金认为有一个问题需要厘清:当女性自身处于不正义中时,又如何培养儿童具有理论家所要求的、成为正义的社会公民所必须具有的正义感呢?在正义社会的众多组成部分中,正义的家庭才是构成正义社会的至关重要的根基,创立了从严治党新章法,菲利普提出儿童身份认同感的培养,更多的要依赖于“父母自身所具有的一贯良好的、完整统一的人格形象”,这种一贯性身份要“以恪守对工作和爱的承诺为核心来塑成”

  职责的转变让我党最为鲜明的品格——勇于自我革命,显得难能可贵,奥金的《正义、社会性别与家庭》是对传统正义理论的一种修正,填补了以往理论框架的重大疏漏,而这一疏漏几乎影响到每一个人”从2018年的“胶着状态”,到2018年的“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到如今反腐败“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

  依据奥金的理论建构婚内平等关系,不只是把家庭从“一所专制的学校”变为“一所道德培育的学校”这类根基性的改变,更重要的是两性关系会从此进入到一种正常的轨道之内,男性摆脱“专制”恶名,女性获得长足发展,儿童生长在融合而非紧张关系弥漫的家庭乐园,同时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决表示不能“初见成效就见好就收”,要求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新宇